助普通人实现赛车梦F1是最体育的电竞项目吗?

  能够亲身驾驶F1赛车,是无数速度爱好者的梦想。但昂贵的造价和超高危险系数,也使绝大多数车迷望而却步。

  现在,有一种途径能够让你切实感受到驾驶F1赛车的乐趣、像汉密尔顿等世界冠军一样挑战各条专业赛道,并且还有机会与F1职业车队签约...这,就是F1电竞。

  上周末,首届F1电竞中国冠军赛总决赛在上海举办,持续两天的赛事,也让无数车迷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,再度感受到属于F1赛事的狂热。

  比赛现场大屏幕上,伴随着F1赛车引擎强烈的轰鸣声、王牌解说「兵虾组合」激情的呐喊声、以及上百位车迷热烈的欢呼声…裁判员在上海国际赛道终点线上方挥舞格子旗,一辆赛点车队的赛车率先冲过终点。在他身后4.6秒距离,另一辆梅奔赛车则以第二名成绩完赛。

  看到这,平时关注F1赛事的车迷肯定会感到诧异——赛点能赢梅奔?这不可能!

  上周末,由久事智慧体育倾力打造的首届F1电竞中国冠军赛全国总决赛,在上海徐家汇体育公园举办。来自全国四大赛区的100位选手,在历经2天激烈角逐之后,最终由华东赛区的选手唐天宇捧得冠军奖杯,亚军则属于来自华南赛区的袁一帆选手。

  5日下午,在成功夺得首届F1电竞中国冠军赛全国总冠军后,唐天宇向记者们开玩笑地说道。虽然是调侃,但「走向世界」这一说法并非夸张。

  按照赛事组委会的设定,总决赛冠、亚军除了将分别获得13.5万和8万元人民币现金奖励之外,还将在3月前往英国,参加2020 F1电竞全球系列赛职业选秀,有机会同F1车队签约成为旗下电竞选手,与汉密尔顿、维特尔等世界冠军车手成为队友!

  唐天宇目前是一名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大三学生,早在2004年,当F1赛事首次进入中国,他便同父亲一起到现场观赛。或许他自己都未曾想过,16年后,自己能够在「家门口」再度与F1产生紧密联系。

  赛后采访中,「主场」作战的唐天宇直言在比赛中并没有特别紧张,但最后一轮比赛开始前镜头扫到他时,还是能够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一些凝重。

  在去年11月举办的华东区分站赛中,本是夺冠大热门的唐天宇,在决赛两轮比赛中一路领先的情况下先后遭遇退赛和赛道事故,最终只拿到了第9名的成绩。

  谈到那次失利,唐天宇也表示,「本来想用分区比赛冠军奖金买台模拟器,好好准备全国赛的,结果就只能自掏腰包了。」

  周日决赛的首轮比赛在「银石赛道」进行,唐天宇在排位赛最后时刻刷新个人最速,以1:26.278强势拿下杆位。

  杆位发车的他在正赛中一直没能甩开与身后袁一帆之间的距离。终于,在比赛进行到第9圈时被后者吸住尾流,利用DRS成功爬头,不仅将头名位置拱手相让,就连最快圈速的1分也被袁一帆拿走。

  这意味着,面对以稳健著称的袁一帆,如果他想要最终逆转夺冠,不仅要在第二轮决赛中首位冲线,还要拿下最快圈速才可以。好在,他对于第二轮比赛的赛道——上汽国际赛车场——有十足的把握。

  次轮排位赛,唐天宇以1:30.375的绝对优势再度拿下杆位。这一次,他没再给对手机会,一路遥遥领先并刷得最快圈速。而身后的袁一帆受困于其他对手的追击,疲于防守,以第二的位置完赛。

  最终,唐天宇与袁一帆同积44分,但前者凭借两个杆位,成功问鼎总冠军。而谈及两个月后的选秀,他也一改此前的语气,变得谦虚起来。

  赛车理论最高时速接近380公里、百公里加速2.1秒、最高转速达到19000转…所有这些数字都让人感到振奋,而那轰鸣的引擎声更是让关注者血脉喷张。

  与足、篮球等其它传统运动项目相比,F1比赛或许没有临门一脚,也不常见到终场绝杀,但它的紧张感以及对车手身体极限的挑战,绝不亚于任何一项运动。

  自2004年F1中国大奖赛首次举办以来,这项赛事在我们国家发展已有16个年头。但作为一项国际性的体育赛事,F1在国内并没有足、篮球那般备受瞩目。最主要的原因,便是其对于爱好者生活的渗透率较低。

  国内著名F1评论员叶飞曾打过一个比方,「简单来说,F1就是一些顶级汽车厂商,雇佣世界最聪明的一群人,遵循预设的规则框架,倾尽毕生所学制造出综合能力最强的赛车,交由这个时代操控机械能力最强的车手驾驶。」

  通过上面这段介绍,我们便可直观感受到F1渗透率低的原因——参与运动的门槛过高。

  首先最直观的一点,便是烧钱。据不完全统计,一辆F1赛车的平均造价需要100万欧元左右,当然,其中不包括研发、维护费用等等。如果一不小心在驾驶过程中撞坏了某个部件,更换起来又是一笔巨款。

  其次,就算有钱能买得起赛车,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其驾驶安全性也会让人望而却步。

  有科学研究表明,F1赛车在高速通过一些弯角时,车手要经受6个G的侧向重力加速度。简单理解,就是6个与你用体重的人一起压在身上,没有一个强壮的身体,很难能够承受。而行驶过程中动辄超过300公里的时速,更是让车手稍有不慎,便处于危险边缘。

  加之F1比赛每年只会登陆中国一次,想要如足、篮球般拉拢一批忠实粉丝,并非易事。而F1电竞的出现,则很好地解决了上述问题。

  在总决赛比赛开始前,F1发展与电竞部负责人Julian T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对于很多车迷而言,F1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赛事,但并非所有人都有机会进入一台线赛车,此时,电竞就是帮助他们圆梦的最好途径。

  不同于其它电竞项目,F1电竞选手在比赛中操控的并非键盘或手柄,而是坐在与真实赛车座舱十分接近的「模拟器」中,手握真正的方向盘,脚下踩着油门和刹车踏板…不论从视觉感受还是触觉上,都与真实驾驶运动十分接近。

  赛事主办方久事智慧体育方面表示,此次比赛使用的模拟器均符合FOM统一标准,能够80%还原线赛车的感受,因此对于选手的驾驶技能要求和真实赛车手的竞技要求也基本相同。

  而身为首届F1中国冠军赛「元年见证官」,目前效力于雷诺F2车队的周冠宇在接受采访时坦言,自己闲暇时间也会玩F1电竞。

  「虽然真实赛道和使用模拟器驾驶时还是会有一些区别,但是在驾驶时对于加速和刹车点的把控几乎一致。模拟器对于没有赛道经验的车手来说,是掌握赛道节奏和换档感觉的好方法,我们在平时训练中也会经常使用。」

  相比于动辄天价的F1赛车,F1电竞的上手门槛显然更低,也更适合普通车迷感受驾驶顶级赛车的乐趣。

  2017年底,上海市重磅推出「文创50条」,明确了上海加快全球电竞之都建设的发展方向,并且市政府在政策、资金、人才等各方面加大扶持力度。

  短短两年时间,各种国际赛事、电竞企业、职业战队等纷纷选择在此「安营扎寨」,产业链日趋完善,产业集群效应显现。

 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上海市文创办专职副主任强荧对本次赛事的举办十分认可,「F1电竞有着成熟的运营模式,又深受年轻人喜爱。它将电竞和真实体育相结合,给电竞选手线电竞在中国能够更好地推广 ,这一点融合非常成功。」

  除了强荧之外,Julian Tan对F1电竞在中国的市场前景也非常看好。他表示,「在所有赛车电竞比赛中,F1电竞全球系列赛是唯一让F1所有10支车队都参与进来的。而作为目前F1电竞唯一区域性赛事IP,中国冠军赛的成功举办也使我们有信心继续开拓新兴市场。」

  早在去年4月份的F1上海站,作为F1赛事第1000场比赛活动的一部分,久事智慧体育就已经将F1电竞带到上赛场,并吸引了大量F1粉丝上机体验。当8月初F1电竞中国冠军赛正式启动之时,更是得到了国内车迷的一致欢呼。

  作为F1赛事IP在国内的独家授权和运营管理方,久事智慧体育方面表示,自去年F1电竞中国区预选赛开赛以来,共吸引了超10000人报名,累积5000余位选手参赛,分站赛阶段线万,全网媒体线亿。

  在本届赛事决赛的比赛现场,也有很多穿着F1车队服装的车迷前来观赛。其中有几位车迷告诉ECO电竞派,F1中国大奖赛每年只有一次,出国观赛又十分困难,F1电竞赛事在观感上与现实比赛十分接近,再配有专业解说嘉宾的现场解说,很好弥补了观赛上的缺失。

  可以说,久事体育此举不仅在国内掀起了一波F1电竞热,也助推了国内F1赛事关注度的持续提升。

  对此,上海久事集团副总裁、久事体育集团董事长樊建林表示,久事集团与F1有着多年合作,F1电竞也是FOM在未来重点推广的项目。在前期谈判中,FOM表示非常看重中国市场的电竞发展,所以双方合作一起把F1电竞引入中国。

  「我们一直致力于打造‘绿色电竞’。而在传统体育和电竞结合的过程中, F1电竞是可以探索实践的抓手,我们觉得它是把体育和电竞结合得最好的项目,是一个典范。未来我们也会继续投入,助力更多人圆梦F1的舞台。」

  试想不久的将来,如果在一级方程式的舞台上能够出现中国车手的身影,国内车迷的自豪感必然大大提升,这项赛事在我们国家的发展也将空前火热。

  虽然我们清楚,以目前二人的成绩和实力,尚不足以确保能够在高手云集的国际舞台被职业车队选中,但只要抱有信念并为之努力,就一定会有成功的那一天。

  就像樊建林所说的,「F1电竞在中国的第一页历史由你们书写,希望你们能够在这个舞台上持续绽放光芒,追逐梦想。」